古阿明與茶妹的父親為古石松。古石松是位茶農,向當地的大地主也是當地縣議員 ---

林長壽承耕一塊茶園種植茶葉。每到開學前夕,即是古父最頭痛的時候,雖說現在的小學學費並不昂貴,但對古父來說仍是沉重的負擔。

開學當日。雲天前去學校之際,卻遇上了半路攔截中輟生的雪芬。一場誤會下讓兩人都進了警局。雪芬這才搞清楚原來雲天是新來的老師。而雲天也見識了這位看似弱不禁風的女孩子,為了學生是完全無私的奉獻心力。

古阿明一見新來的老師竟是那日在茶園送他圖畫的大哥哥,煞是開心。而班上的另一位同學 ---林志鴻也很高興。他是林長壽寵愛的獨生子,而林雪芬老師正是他的姐姐。雲天還來不及搞清楚兩人的關係,反為自己無法適應當地的生活感到頭痛。

茶妹向來懂事乖巧。擔心父親繳不出學費造成壓力,乃表示可以向級任老師林雪芬拖延繳款。殊不知雪芬正為此事與教務主任徐大木爭的面紅耳赤。因教務主任徐大木是個怕事的人,要求老師在三天內催繳學生學費,雪芬有感前幾學期有部份學生經不起催繳壓力,索性不來上課而輟學,乃向教務主任徐大木力爭。但一場爭論讓雪芬挫敗灰心。然而雲天卻對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經過許多紛爭之後,雲天終於接手美術選手班。當志鴻告知林長壽自己入選美術選手班時,林長壽給予全力的支持,甚至私下約教務主任徐大木,希望教務主任徐大木請郭雲天多加提拔。

雲天視雪芬為很談得來的朋友,也因這些日子對她的認識,隱約有了愛慕之意。更是難得的告訴她自己在台北其實是一個受挫的逃兵。他看了阿明的畫,也瞭解了教授為何說他的畫作沒感情。他現在不怨怪教授了,反而很謝謝他給了自己一個反省的機會。

直到有一天,古父因為受到林長壽的壓力,執意要阿明退出美術班,阿明疾呼不肯。茶妹也不懂為何父親做出這樣的決定。兩個孩子頭一回與父親冷戰。但阿明一定要畫圖!阿明的執著終於讓古父做出選擇,前去林長壽家繳錢,表示他的兒子將要與林長壽的兒子公平競爭,絕不臨陣脫逃。林長壽聽聞大怒 …

直到要挑選美術選手班選手時,雲天跟主任意見分歧,雲天獲悉校方決定十分不認同。一番爭執未達成協議。雲天只好聽從校方意思。

雲天回到了母校,告知指導教授他的痛苦,也表示過去曾經氣他為何說他的作品沒有感情,如今他從孩子身上看到自己的縮影。但他卻不知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?教授看過阿明的作品,表這孩子真是個小天才,要雲天不要因為此事而氣餒,鼓勵孩子去參加國際兒童美術比賽,相信這個孩子的作品一定可以受到評審的青睞。

雲天回到了水城鄉。阿明等著他說出真相,雲天卻難以啟齒 …當雲天告知代表學校要比賽的人是志鴻時,阿明著實痛哭了好多天…

志鴻代表學校參加比賽,得了亞軍回來。全校師生大為開心。校長也嘉勉雲天,要他再接再勵教導志鴻參加全國美術比賽。

林長壽有感於上一次古父不聽從他的話而記恨在心,乃欲將茶園收回。古父生活面臨嚴重的斷炊問題,最後聽聞朋友建議到中部做短期的臨時工,可得一筆優渥的工資。古父有意前往,但也擔心將兩個孩子放家中可好?

茶妹得知此事雖不捨父親出遠門。但礙於生活,也只能請父親放心,她一定會將弟弟帶好。古父懷著不安的心情準備遠行,卻發現阿明的氣色愈來愈糟,阿明為讓父親放心,只表是最近畫圖太辛苦導至。表會照顧身體請父親放心。然而古父一走,阿明卻覺得自己的體力愈來愈糟了 …

雲天一回台北,則四處奔走忙著幫阿明的畫寄出參賽,雲天有時會懷念起鄉下的生活,也開始做畫,作品風格跟過去大為不同,讓教授看了十分滿意。眾人皆感雲天變了。雲天則表感謝古家姐弟讓他重拾起熱情。

志鴻因雲天離去後,再也不想畫圖。雪芬也因此而鬱鬱寡歡。不料一日,秀子說出雲天會走都是因為她,雪芬恍然大悟,急向林長壽查證。得知秀子所言不假,雪芬再也無法默不作聲,與長壽大吵了一架,毅然決定退婚,跑到台北去找雲天 …

雲天見雪芬前來,實為驚訝。雪芬哭著表抱歉。雲天安慰她不要說抱歉,雪分給了他很多美好的回憶。讓他改變了很多想法,他才要謝謝這些人事物豐富了他的生活。

雲天勸雪芬回去,並請求她一定要照顧古家兩姐弟。雪芬承諾一定會做到。兩人殊不知阿明的病已急速惡化,氣色愈來愈不好,連茶妹也擔心的不知如何是好?

雪芬急將阿明送往醫院,暫時穩定住病情。眾人開始對於沒照料好兩姐弟之事而心懷愧疚。翁母甚至要兩姐弟住到翁家好方便照料,但兩姐弟卻拒絕,表示金窩銀窩都比不過自己的狗窩,現在只一心期待快點出院。

眾人急找古父,然而古父的電話卻遺失遍尋不到人。眾人心急,醫生表阿明的病情隨時會沒命的,眾人這才驚覺嚴重性。

志鴻回家,責怪父親為何不對阿明好一點?為何要逼著古父離鄉背景,害阿明現在想見父親都找到人。哭著央求長壽一定要治好阿明,表阿明是他的唯一的對手,如果失去他這個朋友,他也不想畫圖了,更以不吃飯做威脅。向來寵愛兒子的長壽這才趕到醫院,向醫生表示不論多少錢,他都願意出,只要能將阿明醫好。然而醫生卻表已經遲了 …

雲天前來看阿明。阿明很開心,打起精神表他的畫參賽了嗎?雲天表等成績揭曉,要阿明一定要快點好起來。走出醫院,雪芬哭著表示她失職,雲天給予安慰,表示她已經盡了力了。

一日黃昏,茶妹照顧阿明累得睡著了。阿明輕推茶妹,表示好想畫圖,茶妹沒轍,偷偷帶弟弟到茶園去 …

阿明表示從來沒為姐姐畫過像,想要為她畫張圖。茶妹幫他找來了畫具,阿明忍著身體的不適,為她畫了一張人像跟魯冰花。茶妹對他的關愛如同母親般,他要將這幅畫獻給茶妹,謝謝她對他的關愛,茶妹聽聞泣不成聲,表示不要聽了!他要阿明好起來,他還要繼續照顧他 …

古石松這時急奔回來,表帶回了阿明日日想念的甜甜圈,然而阿明已經無法吃了,只笑著表示能見到爸爸真好。當阿明咬了一口甜甜圈後,生命就慢慢凋零。

jgih465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